欢迎访问爱油菜中文网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大知书院 > 古代文学 > 有才子曰

《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》我见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

作者:辛弃疾来源:大知书院发表于:2022-09-02 06:07:30

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
辛弃疾宋代


邑中园亭,仆皆为赋此词。一日,独坐停云,水声山色,竞来相娱。意溪山欲援例者,遂作数语,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。

甚矣吾衰矣。
怅平生、交游零落,只今余几!
白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间万事。
问何物、能令公喜?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
情与貌,略相似。

一尊搔首东窗里。
想渊明、《停云》诗就,此时风味。
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。
回首叫、云飞风起。
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。
知我者,二三子。



  《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》是南宋词辛弃疾创作的一首词。上片起句浩叹,只为老来罢退,万事蹉跎,故交零落,因而有世间尚有何物能令人欣喜之语。词人自认为只有转向青山觅知音,与青山互赏妩媚。下片转向古人求知己。闲饮东窗,赋诗思友,陶渊明与我情思相通,自是异代知己。而江东名流,醉中求名,岂是吾辈知己。由此发出不恨我不见古人、只恨古人不见我狂的号呼。全词仿陶渊明《停云》“思亲友”之意,抒写了词人落职后的寂寞心情和对时局的深刻怨愤。词中大量化用典故和前人诗句,巧妙而无堆砌之感,生动贴切地传达出词人的复杂感情,时喜时悲,时低时奋,并将多种抒情方式相结合,使词情跌宕生姿。

作品背景

  据邓广铭《稼轩词编年笺注》考证:“前阕词题中谓‘邑中园亭’已‘皆为赋此词’,其意即谓铅山之园亭,俱已为赋贺新郎矣。今按本卷贺新郎调下咏铅山园亭者计有五阕,其中题赵晋臣之积翠岩一阕作于庆元六年夏秋间,则此词自应作于稍后,即嘉泰元年之春。卷五北固亭怀古之永遇乐附录桯史之记事,亦可证知此词实距稼轩守京口为时不甚远也。”故此词当作于宋宁宗嘉泰元年(1201)春天,此时距绍熙五年(1194)秋辛弃疾从福建安抚使任上罢职,被投闲置散已有七年。他在信州铅山(今属江西)东期思渡瓢泉旁筑了新居,建了园亭等。其中有“停云堂”,取陶渊明《停云》诗意命名,此词是他在停云堂上观风物、思故旧有感而作。


名家点评

南宋岳珂《桯史》卷三:前篇(指此词)豪视一世,独首尾两腔,警语差相似。

明代卓人月、徐士俊《古今词统》卷十六:此词稼轩自拟彭泽诗意,然彭泽一爵酣如,二爵訚訚,如此则“坎坎鼓我,蹲蹲舞我”矣。

明代沈际飞《草堂诗余别集》卷四:稼轩每燕,辄命侍妓歌此,拊髀自笑,坐客叹誉,如出一口。岳亦斋云:“待制词句,豪视一世,独首尾二腔,警语相似。”稼轩慨然曰:“夫君实中予痼”,乃咏改其语,不知改者若何,惜未见之。

清代刘体仁《七颂堂词绎》“词忘复”条:词欲婉转而忘复,不独“不恨古人吾不见”与“我见青山多妩媚”,为岳亦斋所诮。

近现代词学家夏承焘、盛静霞《唐宋词选》:辛氏喜欢用南北朝人的语言入词,像这首词“不恨古人吾不见”二句,是用《南史》张融语。“江左沉酣求名者”两句则是评议南朝人语。因为南宋偏安江左,政治局面和南朝相似,所以南宋人的感慨,也与南朝人相近。陆游诗、辛弃疾词都多用南朝人语,这是和他们的时代身世有密切的关系的。

近现代词学家吴则虞《辛弃疾词选集》:首韵“甚矣吾衰矣”,深慨老而无用。“怅平生、交游零落”二句,云稼轩在上饶隐居十年间,洪景伯、罗瑞良、韩南涧、汤朝美、钱仲翔、王宣子、施圣与、陆九渊、陈同父先后下世。平生故交,零落殆尽,但余陆放翁、朱晦庵、刘政之数人而已。“停云亲友”之思,正自此中生出。人不我知,世不我用,水声山色,聊以相娱。“青山妩媚”二句,托意尤远。与李白《敬亭山》诗所云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,同一气度,亦同一心境。后阕“一尊搔首东窗里”三句,正如渊明思亲友而作《停云》诗之境界。今日停云独坐,亦有“八表同昏”之感。“回首叫”以下,风云跌荡,有老骥伏枥之慨。“知我者,二三子”,关照上片之故人余几,且又表出胸中之无限气势。此等处如满纸牢愁,有何呈取。假用张融语,放开境界,益觉奡兀。使读者知此词是借题寓慨,用意不在本位上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
我已经很衰老了。平生曾经一同出游的朋友零落四方,如今还剩下多少?真令人惆怅。这么多年只是白白老去而已,功名未竟,对世间万事也慢慢淡泊了。还有什么能真正让我感到快乐?我看那青山潇洒多姿,想必青山看我也是一样。不论情怀还是外貌,都非常相似。
把酒一尊,在窗前吟诗,怡然自得。想来当年陶渊明写成《停云》之时也是这样的感觉吧。江南那些醉中都渴求功名的人,又怎能体会到饮酒的真谛?在酒酣之际,回头朗吟长啸,云气会翻飞,狂风会骤起。我不为没见到古人(陶渊明)而感到遗憾!我遗憾的是像他那样的古人不曾见识我这样的疏狂傲气。了解我的,还是那几个朋友。

注释

贺新郎:词牌名,又名“金缕曲”“乳燕飞”“貂裘换酒”“金缕词”“金缕歌”“风敲竹”“贺新凉”等。以叶梦得《贺新郎·睡起流莺语》为正体,双调一百十六字,上下片各十句、六仄韵。
邑:县邑,指铅山县。辛弃疾在带湖居所失火之后举家迁往此处。
仆:自我谦称。此词:指《贺新郎》词调。
停云:指辛弃疾在瓢泉所筑停云堂。
竞来相娱:争相前来使我高兴。
意:猜度,料想。援例:依照前例。指以词赋邑中园亭事。
庶几:差不多。仿佛:相似,类似。渊明思亲友:晋代陶渊明有《停云》诗四首,自谓是“思亲友”之作。云:助词,用于句末,无义。
甚矣吾衰矣:这是孔丘慨叹自己“道不行”的话(梦见周公,欲行其道)。作者借此感叹自己的壮志难酬。
问何物、能令公喜:还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感到快乐。
妩媚:潇洒多姿。
搔首东窗:借指陶潜《停云》诗就,自得之意。
江左:原指江苏南部一带,此指南朝之东晋。
浊醪(láo):浊酒。
知我者,二三子:引《论语》的典故:“二三子以我为隐乎”。▲


鉴赏

  正如此词自注所述,辛弃疾的这首《贺新郎》词,乃是仿陶渊明《停云》“思亲友”之意而作,抒写了作者罢职闲居时的寂寞与苦闷的心情。据邓广铭《稼轩词编年笺注》考证,此词约作于宋宁宗庆元四年(1198)左右。此时辛弃疾被投闲置散又已四年。他在信州铅山(今属江西)东期思渡瓢泉旁筑了新居,其中有“停云堂”,即取陶渊明《停云》诗意。

  辛弃疾的词,爱用典故,在宋词中别具一格。这首词的上片一开头“甚矣吾衰矣。怅平生交游零落,只今馀几!”即引用了《论语》中的典故。《论语·述而篇》记孔子说:“甚矣吾衰也,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。”如果说,孔子慨叹的是其道不行;那么辛弃疾引用它,就有慨叹政治理想无法实现之意。辛弃疾写此词时已五十九岁,又谪居多年,故交零落,因此发出这样的慨叹也是很自然的。这里“只今馀几”与结句“知我者,二三子”首尾衔接,用以强调“零落”二字。接着“白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间万事。问何物能令公喜?”数语,又连用李白《秋浦歌》“白发三千丈”和《世说新语·宠礼篇》记郗超、王恂“能令公(指晋大司马桓温)喜”等典故,叙自己徒伤老大而一事无成,又找不到称心朋友,写出了世态关系与自己此时的落寞。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两句,是全篇警策。词人因无物(实指无人)可喜,只好将深情倾注于自然,不仅觉得青山“妩媚”,而且觉得似乎青山也以词人为“妩媚”了。这与李白《敬亭独坐》“相看两不厌”是同一艺术手法。这种手法,先把审美主体的感情楔入客体,然后借染有主体感情色彩的客体形象来揭示审美主体的内在感情。这样,便大大加强了作品里的主体意识,易于感染读者。以下“情与貌,略相似。”两句,情,指词人之情;貌,指青山之貌。二者有许多相似之处,如崇高、安宁和富有青春活力等。作者在这里将自己的情与青山相比,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宁愿落寞,决不与奸人同流合污的高洁之志。

  词的下片作者又连用典故。“一尊搔首东窗里,想渊明《停云》诗就,此时风味。”陶渊明《停云》中有“良朋悠邈,搔首延伫”和“有酒有酒,闲饮东窗”等诗句,辛弃疾把它浓缩在一个句子里,用以想像陶渊明当年诗成时的风味。这里作者又提陶渊明,意在以陶自况。“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?”两句,表面似申斥南朝那些“醉中亦求名”(苏轼《和陶饮酒二十首》之三)的名士派人物;实际是讽刺南宋已无陶渊明式的饮酒高士,而只有一些醉生梦死的统治者。以下“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”两句,句法与上片“我见青山”一联相似,表现出了作者傲视古今的英雄气概。这里所说的“古人”,不是一般的古人,而是指像陶渊明一类的人。据岳珂《桯史·卷三》记:“辛弃疾每逢宴客,必命侍姬歌其所作。特好歌《贺新郎》一词,自诵其警句曰:‘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’又曰:‘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。’每至此,辄拊髀自笑,顾问坐客何如。”足见辛弃疾对自己这二联是很自负的。

  结句“知我者,二三子。”这“二三子”为谁没有人进行专门的考证,有人认为是当时人陈亮。但读者不妨视野扩大些,将古人陶渊明屈原乃至于孔子等,都算在内。辛弃疾慨叹当时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多,实与屈原慨叹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心情类似,同出于为国家和民族的危亡忧虑。而他的闲居铅山,与陶渊明居“南山”之情境也多少有点类似。▲


作者简介

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中年后别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(今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)人。南宋官员、将领、文学家,豪放派词人,有“词中之龙”之称。与苏轼合称“苏辛”,与李清照并称“济南二安”。辛弃疾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江西带湖。